B站交锋蔡徐坤 网络娱乐还是网络暴力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7

  前段时间,B站一周之内五次登上微博热搜,在一众网站里,除了视觉中国,无可匹敌。热度起源,来自于一封关于明星蔡徐坤的律师告知函,而这让人回想到近一年来,另外两次娱乐圈粉丝与网络社区之间的摩擦。

  4月12日下午,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官微发布律师告知函,而后蔡徐坤工作室官微转发,函件指出,B站存在大量侵犯委托人权利的的内容,影响恶劣,要求B站做出处理。告知函还称,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民事、刑事诉讼等一切方式,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

  自此之后,B站忽然成为舆论场的关注焦点。在微博上,这些话题接连登上热搜:蔡徐坤给B站发律师函、B站回应蔡徐坤律师函、蔡徐坤粉丝团官微退出B站、B站被曝低俗内容泛滥、央视网力挺B站。

  向B站发送律师函的蔡徐坤一方,大概没能预料到舆论反馈的广度和强度。而B站大概也没想到,会在此时因为明星鬼畜视频忽然收到警告。在一些热衷鬼畜视频的网友看来,鬼畜视频可以为明星增加曝光,吸引流量,不过被鬼畜者及其粉丝,有时并不这么看。

  回顾起来,事件的核心在蔡徐坤和B站,而实际推动话题扩散的,可能是前者的粉丝和后者的忠实用户。如果再向前回溯,可以发现,这与今年年初的流浪地球豆瓣评分事件,以及去年7月吴亦凡虎扑事件,都有相似之处。

  能产生某种共鸣的用户集结于某个社区,又因为某种刺激,将这一社区像明星般,送到舆论场的“C位”之中。

  B站交锋蔡徐坤

  4月12日当晚,B站官微对蔡徐坤一方做出回复:律师函经热心网友转发后已收悉。这一微博至今转发超2万,评论超6万,点赞超5万,成为B站最受关注的博文之一。对比之前热门微博,B站单条博文最多转发不超四千。

  双方官微都收获了“热度”,而舆论开始发酵。在知乎、贴吧、豆瓣,相关话题全网扩散。追星的粉丝,B站的用户、旁观的路人、媒体、律师,各抒己见。在B站鬼畜视频与流量明星各自的发展与成长过程中,“蔡徐坤律师函”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。

  2018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与《创造101》两档选秀节目横空出世,收获大量关注。在前一档节目中,蔡徐坤最终C位出道,并成为至今最受关注的明星之一。即便完全不关注娱乐圈的网民,也可能见过到这个名字。在知乎,“蔡徐坤”这一话题也有将近4万用户关注,而在B站,“蔡徐坤”三个字有着可直接感知的庞大流量。

  B站并不是主打传统娱乐内容的网站。综艺节目各有各的版权,B站上能见到的基本只是某种剪辑。影视作品上,相对“优爱腾”,B站也没优势。实际上,虽然网站呈现的主要内容为视频,B站更强调社区属性。而独特的社区文化,也是成就了B站一些独特内容,其中之一,就是源源不断的鬼畜视频。

  鬼畜视频是MAD(动画音乐视频)的一个分支,早期由NICONICO动画传入中国的知名音MAD《最终鬼畜妹フランドール?S》中的“鬼畜”略称被广泛使用。常见的鬼畜视频往往带有洗脑搞笑的效果。虽然有人厌恶鬼畜的恶搞,但并不妨碍这一视频形式的流行。有用户表示,登录B站主要就看鬼畜视频,因为可以减压。B站设有专门的鬼畜分区,而在其全站排行榜中,鬼畜视频往往占据高位。

  蔡徐坤的律师函指出,B站存在大量严重侵犯委托人权利的内容,且点击量高、传播范围广,影响十分恶劣,不仅存在故意诽谤,滥用肖像,还使用了诸多侮辱性词汇,且对委托人的表演视频素材进行了恶意剪辑。“这些内容的制作、上传,散布、转载,传播者已经侵害了委托人的名誉权、肖像权、表演者权等权利,其中部分个人及自媒体等已经涉嫌构成刑事犯罪,造成了极大的不良社会影响。”

  对上述指控,B站没有正面回应,而是表示“一直重视保护公民的隐私权、名誉权,法律的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处理,相信法律自有公断。”同时B站附加了一篇人民网普法文章链接,其中提到,“公众人物为了社会公众的利益应该牺牲一定的个人隐私,忍受可能发生的轻微名誉损害。”

  不过人民网文章针对的是舆论监督中“公众人物”的名誉权问题,鬼畜视频与此并不相符。

  豆瓣、虎扑往事

  时间线往回拉,豆瓣虎扑也因为与娱乐圈的摩擦受到大众关注。今年二月,豆瓣三次登上微博热搜,其中两次的关键词是:“豆瓣App 一星”,“豆瓣回应五星改一星”。

  在今年春节档电影中,科幻片《流浪地球》成为最大黑马。原著作者刘慈欣评价称,该电影是对其原作小说“一次全新的再创作”且“出乎意料的成功”。从票房上,2月4日(农历大年三十)午夜场票房报收1280万元,夺得当日票房冠军,截至2月24日,其大陆票房超过43.57亿元,目前累计票房则接近47亿元。

  从以上数据看,《流浪地球》取得了极佳成绩,不过因为电影评分,却闹出一场波折。

  2月6日早晚,知乎先后出现两个问题——“怎样看待豆瓣上大量《流浪地球》的一星差评?”“如何评价豆瓣电影流浪地球评分持续走低?” 并引起大量讨论。网友指出电影可能存在的问题,认为哪怕不喜欢,二星三星也行,但不理解豆瓣上“一星是为什么”。上映之初,《流浪地球》豆瓣评分8.5,而后一路下滑至7.9。

  紧随低分困惑,有《流浪地球》的粉丝涌入应用商店,开始给豆瓣“一星好评”。在这些评论中,有的写道“批评不自由,赞美无意义”。对豆瓣的愤怒情绪,源自一种看法:“原来的高赞五星短评和四星短评在收到几万赞后改成了一星短评,而其中有人被扒出改一星是收钱行为。”

  当时豆瓣官方回应称,不存在“高赞好评被收买改为差评”的现象,不过据豆瓣用户自曝,确实把高分改了低分,而改动的理由是,“表示用户有一星的自由”。再之后,有豆瓣用户开始因此给《流浪地球》低分。

  在互联网社区中,豆瓣表现一向佛系,但评分事件发酵,豆瓣很快两刷微博热搜。至于虎扑的故事,与B站蔡徐坤事件就更为接近。

  2018年7月,吴亦凡微博发文称“又动谁的奶酪了??呵 虎扑不搞体育来搞我”,“虎扑的步行街”转发此微博回应表示,没动谁的奶酪,“凡凡的粉丝要爆了我们论坛,所以我们绅士反击下”,还调侃吴亦凡原博“为什么带上自己的MV”。

  事件起因,是虎扑上有网友发布了吴亦凡无修音说唱《Bad Girl》,而后引发吴亦凡方面和粉丝的不满。吴亦凡工作室发出声明,称别有用心者利用经过消音、剪辑、调音恶意处理的音频在全网传播,已涉及严重侵权。再之后便有了上述吴亦凡本人发博回应。“吴亦凡粉丝 虎扑”、“吴亦凡回怼虎扑”先后登上微博热搜。

  明星在聚光灯下,一举一动受到关注。不过跳开娱乐圈的视角来看,路人更好奇的似乎是粉丝群体与另一个群体之间的摩擦。男星的粉丝往往是女性,虎扑则被戏称为“直男乐园”。当时有评论总结此事,称其为虎扑直男与饭圈小姑娘的争斗。而在豆瓣评分事件中,“文艺青年”或“伪文艺青年”成为焦点。

  “小众”社区次元墙

  不同于工具型软件,网络社区的用户数可能更低,但往往具备某种文化凝聚力,使得用户会将情感投入其中,久而久之,形成一种共生关系。

  虎扑前身成立于2004年,豆瓣成立于2005年,年轻一点的B站成立于2009年,也即将拥有十年历史。在路人眼中,三者分别和“直男”、“文青”、“二次元”绑定。虽然未必准确,但各自用户群体确实能在某些方面产生共鸣。而用户的特点,也成为社区的标签。

  在豆瓣评分事件中,虽然官方统计称并不存在“高赞好评被收买改为差评”的情况,豆瓣本身也不可能参与修改评分,但外界将不满情绪迁怒于豆瓣App。当时虎嗅网刊发评论称,“《流浪地球》粉丝大战豆瓣的内核,其实是大众趣味和豆瓣主流用户的价值观冲突。”豆瓣网友自曝更改评分,是为了“表示用户有一星的自由”,而这种行为换到其他平台,恐怕不会发生。

  在虎扑对战吴亦凡中,价值观冲突更为明显。“虎扑步行街”账号表态的博文,转发超过7000,评论超过3万,点赞超过3万,迎来一个巅峰时刻。音乐博主北方公园NorthPark调侃称,“公园2018年7月25日,饭圈和虎扑多年形成的‘互不侵犯默契’宣告破裂”,“次元墙倒下之前,没有人相信它会倒下。”

  “虎扑直男”与饭圈的隔阂被路人见证,而实际上,每一个具备独特文化氛围的社区都是一个圈子,相互之间,都存在一面“次元墙”。

  关于蔡徐坤律师函事件,争议聚焦在鬼畜视频是否侵犯蔡徐坤个人权利。在种种分析中,意见并不一致。新浪科技曾就网络流传的部分鬼畜视频截图询问B站是否属实,未得到回应。而通过检索,一些有关蔡徐坤的鬼畜视频已经下架。

  在B站全站排行榜中,鬼畜视频往往占据前排,足以说明用户的喜爱。但跳出B站的用户圈,反感鬼畜的也大有人在。有评论拿出同被鬼畜的吴亦凡、唐国强等人做对比,后者对鬼畜的接纳凸显了蔡徐坤方面的不包容。但关于鬼畜是否算网络暴力的讨论中,知乎网友momo owo的高赞答案指出:“鬼畜从生下来就是带有原罪”。

  配音师葛平是最早被鬼畜的“大佬”之一,它曾对鬼畜文化表示认可:“只要能给大家带来快乐。”不过momo owo指出,早期对葛平的鬼畜,就是为了讽刺其配音的角色蓝猫。“那时候他不叫葛叔,而叫葛炮。其中不乏‘蓝猫爱吃屎’、‘金坷垃炮兵学院’等语言粗俗,格调低下,对葛平毫无尊重的鬼畜作品。”而“为什么葛平并没有对此生气呢,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不知道。”

  可以明确的是,鬼畜文化在随着时代变化而更迭,整体格调与早先已有所不同。但具体到某类视频,不能说全无问题。在B站回应蔡徐坤律师函的微博下,有网友将官方回应理解为“加大力度”,一时间,B站的蔡徐坤投稿层出不穷。不过如下内容,即使纯粹路人看来,也不会认为没有偏向。

  五次热搜,全网热议,B站和蔡徐坤都走到大众视野的焦点中。舆论场难论输赢,热潮平静之后,故事没有结束。在法律层面,B站的鬼畜视频是否侵权?在法律之外,网络娱乐与网络暴力间界限如何把握?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。